一枝一葉總關情——吉林財政系統支持打贏脫貧攻堅戰紀實

作者:本報記者趙加侖 通訊員叢超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20-07-08

  “現在一回家,真就‘找不著北’了!痹谕獯蚬ざ嗄,今年回到家鄉務工的吉林省通榆縣新發鄉德勝村村民李伍對記者感慨道,“屯子變化太大了,老院墻變成規矩的圍網了,土房子變成磚瓦的了,路也變成水泥的了,這次回來真不想再走了!

  李伍所感受到的家鄉日新月異的變化是吉林大地脫貧攻堅成效的一個縮影。為了向脫貧做最后的沖刺,吉林人在攻堅中直面問題,在破題中勇于擔當,而這其中,離不開吉林財政人的身影……

  從“群眾上門”到“資金找人” 

  初夏時節,走進吉林省白城市鎮賚縣架其村,家家戶戶庭院中的美葵格外顯眼,金黃色的葵花揭去了遮面的綠紗,它們昂首挺胸,追逐著太陽的步伐。

  “美葵是縣里包保部門幫我種的,我家前后園子能有一畝來地,都在種這種美葵,收入一年能有3000多塊錢吧,明年年頭我還要種它!奔芷浯遑毨魪埖畛几吲d地說。

  “美葵”變“美景”再變成“美滿生活”,產業的帶動讓架其村村民的生活“美滋滋”,而這樣的美麗畫卷,在吉林大地上不斷鋪展。

  鎮賚的葵花、汪清的木耳、安圖的香瓜、葡萄……一個個項目落地生根,一座座廠房拔地而起,這個過程中,財政發揮了重要的作用。

  吉林省財政廳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近年來,吉林省各級財政充分發揮脫貧攻堅投入的主體作用,建立了“政府主導、社會參與、多方籌措”的脫貧投入保障機制,不斷增強貧困地區的“造血”功能。

  ——加大專項扶貧資金投入力度。2016—2019年,吉林省各級財政共籌措財政專項扶貧資金115.6億元,其中,中央資金54.8億元,年均增幅23.2%;省級資金33.2億元,達到中央投入吉林省資金的60.5%,年均增幅61.1%;市縣資金27.6億元,達到中央和省級財政投入的31.3%。

  ——加大涉農資金整合力度。持續推進貧困縣統籌整合使用財政涉農資金,積極協調省直有關部門落實“一明一增兩不帶”政策,基本實現了分配給貧困縣的資金明示整合資金性質,增幅達到該項資金的平均增幅;資金切塊下達,不帶項目,不帶與脫貧攻堅無關的任務。

  2016—2019年,貧困縣整合資金規模達到156.1億元。

  ——聚焦產業就業帶貧減貧能力建設。下放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和整合資金項目審批權限,由市縣人民政府按照精準扶貧的要求,自主確定包括特色產業扶貧在內的具體扶貧項目并組織實施。推行“6+N+ 1”扶貧產業保險,將玉米、水稻、大豆、花生、葵花籽、馬鈴薯6種農作物和區域優勢明顯、具有各地特色并形成一定規模的農作物或者畜禽動物由成本保險升級為收入保險。落實政府采購支持消費扶貧政策,組織全省各級預算單位預留采購貧困地區農副產品份額,要求全省各級預算單位從2020年起,在國家建設的“貧困地區農副產品網絡銷售平臺”開展采購活動。調整完善就業補助政策,對新招聘貧困勞動力并與其簽訂6個月及以上勞動合同的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和就業扶貧車間等各類生產經營主體,按600元/人的標準給予一次性補貼。

  財政資金和政策的大力支持為吉林省打贏脫貧攻堅戰提供了堅實保障。2020年4月11日,吉林省政府發布公告,吉林省靖宇縣、大安市、通榆縣、安圖縣、汪清縣、雙遼市、柳河縣、長嶺縣、白城市洮北區9個縣(市、區)符合貧困縣退出條件,正式退出貧困縣序列。至此,吉林省15個貧困縣全部實現脫貧摘帽。

  從“大水漫灌”到“精準施策” 

  “扶貧資金有了、用途明確了,如何讓每一筆錢發揮最大作用是當前財政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脫貧攻堅的當務之急,對此我們堅持精準施策,確保每一筆扶貧資金都用在‘刀刃’上!鄙鲜鲐撠熑苏f。

  一是建立健全規章制度。省財政廳研究制定了專項扶貧、易地扶貧搬遷等資金的管理辦法和績效評價辦法;代省政府起草了貧困縣涉農資金整合試點的實施意見;出臺了財政涉農資金整合、基層扶貧資金監管等方面工作指引和指導意見;印發了加強扶貧項目資金管理、壓縮結轉結余率、梳理排查“回頭看”等工作要求。

  二是加快資金支出進度。對財政專項扶貧資金和整合資金支出進度實行定期調度、全省通報、適時約談制度,督促市縣在保障資金安全的前提下,加快資金撥付,促進資金盡快形成實際支出。

  三是加強動態監控。充分利用財政扶貧資金動態監控平臺,對納入扶貧資金總臺賬的中央和省級77項以及市縣相對應的資金進行日常監管,督促相關市縣對平臺監測到的預警信息及時處理。

  四是強化績效管理。落實國家全面實施績效管理的要求,通過財政扶貧資金動態監控平臺,加強對市縣扶貧項目資金全過程績效管理的動態監控,督促市縣及時錄入績效目標和績效自評結果,加大審核力度,指定專人負責,對績效信息填報不準確、不合理等問題,督促有關市縣限期整改。

  五是防范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嚴禁違規違法融資擔保行為,嚴禁以政府投資基金、PPP合作、政府購買服務等名義變相舉債,嚴格管控好新增項目的金融“閘門”,有效防止以脫貧攻堅名義盲目舉債,防止金融機構借支持脫貧攻堅名義違法違規提供融資,堅決遏制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增量。

  六是嚴格財政監督檢查。組織開展財政支持脫貧攻堅政策落實情況專項檢查,督促各地嚴格落實扶貧資金使用和管理制度,確保檢查中發現的問題全部整改到位。

  七是認真做好信息公開。吉林省財政廳在門戶網站設立“扶貧資金總臺賬”專欄,公開扶貧資金政策制度和分配結果等信息,主動接受社會監督。通過網上巡查、專項核驗等方式,督促市縣完整規范公告公示專項扶貧資金分配結果。

  ……

  “我們會一如既往地‘管糧督戰’,堅決履行財政監管責任,嚴格貧困縣整合方案審核,強化扶貧資金動態監控管理,提高扶貧項目績效管理水平!鄙鲜鲐撠熑苏f。

  在積極履行財政職能的同時,吉林省財政廳敢于直面工作中的問題,堅持積極整改,確保讓每一筆資金都發揮最大作用。

  據了解,按照中央第八巡視組對財政部的反饋和要求,貧困縣統籌整合使用財政涉農資金要“精確瞄準建檔立卡貧困人口”,而吉林省將其限定為“精確瞄準建檔立卡貧困村、貧困人口”,這就造成有的整合資金無法用于貧困縣非貧困村。而截至2018年末,全省8個國貧縣非貧困村貧困人口約占國貧縣貧困人口總數的46%。

  “針對這一問題,我廳首先報請省政府對相關文件進行了修改,并會同省扶貧辦等省直部門通過細化政策、加強方案審核和培訓調研等措施進行認真整改。2019年,8個國貧縣整合資金40.5億元,其中用于非貧困村資金為19.7億元,占整合資金的48.6%,比中央巡視組提出的‘2016、2017年非貧困村投入占比18%’提高了30個百分點,與貧困縣非貧困村貧困人口占比大體相當!鄙鲜鲐撠熑苏f。

  從“默默旁觀”到“一路同行” 

  “振寧書記,有空來家里坐,喝杯茶、吃點院子菜!”仲夏清晨,坐落在吉林省白城市通榆縣新發鄉的六合村薄霧蒙蒙,一大早,駐村第一書記雷振寧就帶隊在村里開展入戶走訪工作。

  2016年,雷振寧受吉林省財政廳黨組選派,赴通榆縣新發鄉六合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至今已經4年多!白鳛橐幻h員,一名財政駐村干部,我要干成事、干好事、真干事、不差事,踏踏實實地完成好這個光榮而又艱巨的任務!崩渍駥幍脑挃S地有聲。

  村情民意要摸清吃透、建檔立卡要精準識別無差錯;項目資金要跑、村班子隊伍要帶……這些沉甸甸的責任讓雷振寧在4年的時間里一直咬緊牙關,自我加壓,不敢有絲毫懈怠。

  “要想了解貧苦戶,我就得把心思沉下來,上老百姓家面對面,以結窮親的形式去了解貧困戶家里的生產生活狀況,我得把組織上給我的責任轉換成老百姓對我的一種信任!崩渍駥幷f。

  正是有了這種堅持,2018年1月、2020年3月,六合村兩次代表通榆縣接受國家和吉林省第三方評估組的檢查,取得了扶貧領域零問題的好成績。

  “每逢年節,總會有一些被包扶的群眾出于樸素的感情,送一些新鮮雞蛋、抓一只老母雞或是請我到家吃一頓飯,那場景總是讓我感動,所有的艱辛在那一刻會覺得都值了!崩渍駥幷f,“我更希望的是群眾能夠記住黨的好、記住我們國家扶貧政策的好。希望這些幫扶舉措能讓貧困群眾丟掉庸懶散陋習,摒棄等靠要思想,用勤勞智慧看護好新時代我們共創共建的美好家園!

  無獨有偶,2016年,魯博也受吉林省財政廳黨組選派,赴通榆縣新發鄉德勝村擔任第一書記。

  “謝謝你們村干部了,要沒你們幫忙,我這小侄子就算交代了,這孩子有福啊,趕上好時候了!边h在沈陽的苑洪文通過手機視頻,不住聲地向魯博表達著自己的感激之情。

  原來,苑洪文的弟弟、特困戶苑紅軍早年與妻子離婚,此后又身患重病,在救助期間病故,其子苑其東因此成為孤兒。由于沒有親人在身邊看管,苑其東逐漸染成了小偷小摸的壞習慣。

  了解情況后,魯博及時跟廳黨組匯報情況,通過多方努力將苑其東送進吉林省孤兒學校學習。孩子的人生因此發生了巨大改變,村里人也都為這個“失依”孩子有了依靠感到高興。

  “誰家蓋房子缺工少料都會找他幫忙聯系,誰家老人病了也會打電話找他開車送醫院!贝謇锏呢毨魝兲崞痿敃浂钾Q起大拇指。

  雷振寧和魯博的扶貧經歷只是廣大吉林干部奮戰在扶貧一線的一個縮影。安圖縣龍泉村第一書記王平堂,籌集資金建設煎餅加工廠、生態大米農場,將一個落后村變為先進村;鎮賚縣架其村第一書記董達與村民同吃同住同勞動,80后的城里人變成了村民們最信賴的“好兒子”;農安縣沙崗村第一書記王大志,讓村民喝上潔凈的自來水、走上了平坦的水泥路、建成了稻蟹共生的規;r業循環產業……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役中,干部從“默默旁觀”到“一路同行”的做法在全省推行。

  從“伸著手要”到“甩開手干”

  “非常感恩黨和政府,健康扶貧解決了我和妻子看病難、看病貴的長期難題;產業扶貧給了我脫貧致富的機會。我會盡自己所能帶領更多的貧困戶脫貧致富,讓黨的溫暖陽光普照得更寬、更廣!”吉林省延邊州安圖縣明月鎮福林村的盧廷春老人激動地說。

  盧廷春是早年從山東省莒縣遷居東北的移民,曾任村主任多年!安荒芡霞彝サ暮笸,不能給國家添麻煩,早年做生產隊長時就不想吃返銷糧,現在更不想當貧困戶!北R廷春說。

  就在他想方設法走出困境的時候,村干部和駐村工作隊走進了家里,在炕頭上向他詳細介紹了精準扶貧內容,并建議他依托村里基本成熟的反季節山野菜種植技術開展農業生產。

  “我本來就有這個想法,可是苦于沒有經驗、不懂技術,有了你們的支持和幫助,我就是舍了我的老命也一定要把山野菜種出個明白,不給國家添堵,不給黨員丟臉,不讓大家失望!”老人聽后激動地表態。

  種植反季節山野菜一年后,2017年年底,盧廷春的家庭收入實現1.4萬元,超過了當年貧困標準,實現了脫貧。2018年,在種植反季節山野菜同時,他開始發展家庭庭院經濟,養了30只雞、4頭豬、2頭牛,年家庭收入實現1.5萬元。到2019年,盧廷春家庭收入達到了2.3萬元。

  踴躍參加村內各項評比、幫助有困難的貧困戶干農活、為獨居老人做家務、幫助村里廣泛宣傳,帶頭做群眾工作……盧廷春不滿足于自己脫貧,他開始用自己的一腔熱血和辛勤努力幫助更多的貧困戶摘掉貧困帽子。

  不僅僅是盧廷春,脫貧攻堅取得的變化,讓廣大吉林貧困群眾從心底燃起了希望之火、感恩之情。

  亮兵鎮新勝村71歲村民的邱立寶和老伴都患有糖尿病等慢性病,但他在鎮里的幫助支持下,用自己勤勞的雙手,通過飼養小雞、發展庭院經濟,實現自主脫貧,成為全村的脫貧榜樣;松江鎮盤道村85歲老人張清旭拿起鎬頭走向田間,一點也不服老!案刹欢,還干不少嗎,掙不了1000塊,還掙不了100塊嗎,掙不了100塊,還掙不了10塊嗎,盡力而為!”這是張清旭老人發自肺腑的話。

  ……

  好日子是奮斗出來的!而今,拔掉了窮根兒的吉林人民正在為鞏固脫貧攻堅成果付出積極的努力,一幅鄉村振興、共奔小康的絢麗畫卷正在吉林大地鋪陳開來……

山东群英会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