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收藏
首頁>人文財經>悅讀

霽月光風耀玉堂——與你共讀《紅樓夢》

作者:劉長琨 來源:中國財經報 發布時間:2020-06-10

  一

  《紅樓夢》第二十二回有一個十分有趣的情節——史湘云怒斥賈寶玉。故事的緣起是這樣的:賈母為薛寶釵過十五歲生日,叫了一個小戲班到賈府演戲,其中一個演小旦的演員扮相很像林黛玉。王熙鳳笑道:“這個孩子扮上活像一個人,你們再瞧不出來!毖氣O看出來了,點頭不說,賈寶玉也看出來了,點頭也不說,都怕林黛玉生氣。因為那時演員的社會地位很低,被賤稱為“戲子”,如果把誰比作戲子是一種大不敬。史湘云心直口快,接口說道:“我知道,是像林姐姐的模樣兒!辟Z寶玉聽了連忙給史湘云使眼色,不讓她再往下說。這本是好意,怕她得罪了林黛玉,傷了姐妹情誼。史湘云卻誤解了他的意思,以為賈寶玉因她說出小戲子像林黛玉而對她不滿,于是當晚就讓丫鬟翠縷收拾行李,準備回家。因還沒到該回去的時候,翠縷說道:“忙什么?等走的時候再收拾也不遲啊!

  湘云道:“明早就走,還在這里做什么?看人家的臉子!”寶玉聽了這話,忙近前說道:“好妹妹,你錯怪了我。林妹妹是個多心的人,別人分明知道,不肯說出來,也皆因怕她惱,誰知你不防頭就說出來了,她豈不惱呢?我怕你得罪了人,所以才使眼色。你這會子惱了我,豈不辜負了我?要是別人,哪怕他得罪了人,與我何干呢?”

  賈寶玉這番表白十分真誠懇切,話也說得合情合理。照理史湘云不該再怪罪寶玉而且還應感激他才是,但史湘云的怒氣卻并未消除。

  湘云摔手道:“你那花言巧語,別望著我說,我原不及你林妹妹。別人拿她取笑兒都使得,我說了就有不是?我本也不配和她說話,她是主子姑娘,我是奴才丫頭么!”

  賈寶玉給史湘云使眼色,怕史湘云得罪人是真,更擔心的卻是怕傷了林黛玉的自尊心,怕林黛玉生氣。史湘云對這一點看得很清楚,賈寶玉對林黛玉的這份無微不至的體貼關愛,讓她心中不爽。史湘云是賈母的侄孫女,與林黛玉一樣,都是賈寶玉的表妹,幼時也曾在賈府與賈寶玉同吃同住,二人相處的時間比林黛玉更早,青梅竹馬的親密程度不在黛玉之下,忽然來了個林妹妹,一下子占據了賈寶玉的心,她感到自己受了冷落,所以才說出了“我原不及你林妹妹”“她是主子姑娘,我是奴才丫頭”的氣話。賈寶玉聽了這話有口難辯,急得賭咒發誓剖白自己:“我要有壞心,立刻化成灰,教萬人拿腳踹!”史湘云聽了這話,反而更加來氣。

  “大正月里,少信著嘴說這些沒要緊的歪話!你要說,你說給那些小性兒、行動愛惱人、會轄治你的人聽去,別叫我啐你!”說著,進賈母里間屋里,氣忿忿地躺著去了。

  正月里說不吉利的話(歪話)會帶來霉運,是古時候的一種民間信仰。聽了賈寶玉所發的毒誓,史湘云趕緊拿話制止(發怒之時仍不忘對寶玉的關愛),但她知道,賈寶玉經常在林黛玉面前發這種毒誓,說這種“歪話”,以哄取林黛玉歡心,所以又說了后面那些諷刺帶挖苦的話。她明明白白告訴賈寶玉,她和林黛玉不同,不吃他在女孩子面前慣用的花言巧語那一套,也不會被他的賭咒盟誓所打動。一句霸氣十足的“別讓我啐你”,對賈寶玉不自尊重、自輕自賤的行為表示了極大的蔑視,同時也對林黛玉的“小性兒”“行動愛惱人”、轄制寶玉的行為表示了十分地不屑。

  此時的史湘云,不過才十一歲,想不到說話行事竟如此大氣。她居高臨下,不容置辯,義正辭嚴地把賈寶玉訓斥了一番,口齒鋒芒之間透露著一種冰雪般的聰明與骨子里的(非世俗性的)高貴氣質。

  這一情節,在整部《紅樓夢》中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花絮,似乎無足輕重,但在刻畫人物方面卻具有至關重要的作用。作者以白描手法,僅用短短兩段對話,就把史湘云性格的另一面——霸氣與大氣,淋漓盡致地呈現在了讀者面前,讓史湘云這一藝術形象更加豐滿可愛,給讀者留下了難忘的印象:這樣的女孩,這種喜劇性的矛盾糾紛,正是我們童年的經歷。

  二

  史湘云是個奇女子。她雖然同樣無法逃脫“紅顏薄命”的悲劇命運,卻能夠達觀面對。她既不像林黛玉那樣深陷于愛情的糾結之中不能自拔,整天悲悲切切、哭哭啼啼;也不像薛寶釵那樣刻意隱藏內心的真實情感與欲念,“守拙”“裝愚”,示人以“安分隨時”的假象。她胸襟闊大、性格豪放、為人坦蕩、真誠無偽。有人說在史湘云身上帶有鮮明的魏晉名士之風,活得率性灑脫、張揚美麗、精彩紛呈!都t樓夢》作者在惋嘆史湘云坎坷命運的同時,對其作了這樣的評價:“幸生來英豪闊大寬宏量,從未將兒女私情,略縈心上。好一似,霽月光風耀玉堂!保ㄒ姟都t樓夢》第五回:紅樓夢曲12支之《樂中悲》)!办V月光風耀玉堂”是一幅令人賞心悅目的風景畫:雨后初晴,碧空如洗,月亮格外光潔明媚,微風和煦,清爽宜人,一座白玉殿堂,在月光照耀下,里外通透,熠熠生輝。曹雪芹以這么清新美麗的景觀形容史湘云,贊美她清純的天性與闊大敞亮的胸懷,可見對其是多么喜愛。

  “霽月光風耀玉堂”還可以作另外一種解讀!坝裉谩痹臼菨h宮一座大殿的名稱,后人用來泛指宮殿、官署和豪華宅邸,像賈府這種官高爵重百年傳承的貴族之家,自然可以用“玉堂”來指代。這賈府,表面風光無限、華麗無比,實則是一個日趨沒落腐朽、內部矛盾重重、人際關系極為復雜的所在,人人都小心翼翼,不敢多說一句話,不敢多走一步路。即如上文所引,王熙鳳給大家出了一個“小戲子像誰”的謎題讓大家猜,其實誰都知道答案,但都不敢明言,一是怕得罪林黛玉,二是怕寵愛黛玉的賈母不悅。試想如果人人都不說話,當時的場面就未免有些尷尬。唯有史湘云沒有這么多人際關系的顧忌,心直口快地說出了“是像林姐姐的模樣兒”,這才打破了沉悶,使氣氛一下子活躍起來。

  史湘云每次來賈府,都能給大家帶來意想不到的歡樂,她敢于不遵封建禮教的規范,在眾人面前大說大笑,敢于穿男兒服裝,把自己打扮成“小騷達子”模樣!昂┫嬖谱砻呱炙幯P”“脂粉香娃割腥啖膻”“蘆雪庵爭聯即景詩”,這些以史湘云為主角的喜劇情節,都令人忍俊不禁而開懷大笑——恰如“霽月光風”,給賈府這一陰霾重重的“百年老殿”(玉堂)平添了一抹亮色,帶進一縷清風。因《紅樓夢》八十回之后的章節散佚(也有說沒有寫完),對史湘云最后的結局我們不得而知。魯迅先生在《中國小說史略》中談到一個傳聞:有人曾經見到過一部《紅樓夢》“真本”,其八十回后,與流行的百二十回本大不相同:“榮寧籍沒后,皆極蕭條;寶釵亦早卒,寶玉無以為家,至淪為擊柝之流。史湘云則為乞丐,后乃與寶玉成夫婦!钡@個“真本”再沒有人看到過,無法得到證實。另據一位著名紅學家考證推斷,《紅樓夢》作者曹雪芹,就是書中賈寶玉的原型,而《紅樓夢》最權威的書評人脂硯齋,就是史湘云的原型。二人在患難中結為夫妻之后,撫今憶昔,共同將親身經歷寫成了一部曠世杰作《紅樓夢》。上述傳聞與考證,都缺乏有力的實證,難以定論,但卻能解開眾說紛紜的“因麒麟伏白首雙星”這一伏線之謎。賈寶玉不顧林黛玉的猜忌而接受了老道士贈予的金麒麟,生怕丟失了,整天帶在身上準備等史湘云來時送給她,結果還是丟了,卻又恰恰被史湘云撿到。

  從這些情節看,“白首雙星”只能是指史湘云與賈寶玉而不會是其他人。薛寶釵也許會成為一個賢妻良母,但功利心太重,工于心計,與賈寶玉“三觀”不合,即使結為夫妻,必然同床異夢。林黛玉是賈寶玉的精神知音,但體質單弱又孤標傲世,自我意識太強,而且與寶玉都沒有生活能力,二人只宜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而無法結為生活伴侶。唯有史湘云,與賈寶玉既有精神上的默契,又能以達觀務實的人生態度彌補寶玉的不足,二人相輔相成、同甘共苦,一起觀賞紅塵風景,共同走完下世歷劫的人生之路。這樣的結局,雖然有落入“大團圓”俗套之嫌,卻比讓賈寶玉考中舉人披著大紅猩猩氈斗篷出家要令人可信得多。

  若果真如此,“霽月光風耀玉堂”則又可以作第三種解讀:賈寶玉這塊無才補天的頑石(賈寶玉與通靈寶玉是心身一體化的存在),在史湘云霽月光風般的清純天性與無私大愛(并非兒女私情)的光照之下,終于悟到了人生的價值所在,于是振作精神,在“舉家食粥酒常賒”的困境中,開始了《紅樓夢》的創作。

 。▌㈤L琨,財政部退休干部。多年來堅持寫作,并研讀《紅樓夢》,寫了大量隨筆散文。)

0
相關推薦 >

中國財經報微信

×

國家PPP微信

×
山东群英会彩票app